背景

联系站长

  • 图标

    站长:阿耀

  • 微信

    WX:2121212

  • QQ

    QQ:2121212

起底仁东控股幕后:多位玩家藏身 染指企业鸡毛

更新时间:2020-12-31 17:50点击:

  短短十几天,昔日A股最强庄股的仁东控股(002647),被瞬间打回原形。不过,这起庄股风波的故事却远没有结束。

  “最近,因为仁东控股这档子事情,好几个卷入庄家的配资方负责人,陆续被警方带走了,今年过年肯定在里面过了。”近日,接近江浙配资源圈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现在江浙配资圈人人自危,跑得快的已经躲到外面(国外)避风去了,这也是为何近期资本市场上,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接连崩盘的原因。

  耐人寻味的交易

  提起连续14个跌停的仁东控股,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尸骨遍野。恐怕很少有人注意到,在这场罕见的杀戮背后,却有参与者成了赢家,且在崩盘前夕全身而退,拂袖而去。而这位参与者,就是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

  细心的投资者也许可以发现,从进驻仁东控股,到最终全身而退,引爆14个连续跌停,海科金集团扮演的角色十分耐人寻味。

  时间重新回到一年半前,2019年7月30日晚,仁东控股公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仁东控股28.94%股权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公开资料显示,海科金集团设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27.33亿元,是北京市海淀区集债权、股权、资管、辅助四大金融服务平台于一体的国有科技金融服务集团。

  实际上,海科金集团入主前,仁东控股在二级市场已经非常诡异,多个交易日的日成交额不足500万元,犹如“织布机”走势,庄股操盘的迹象非常明显。

  在这场交易中,海科金集团并不是免费服务。协议约定,双方的这次表决权托管期限为1年,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1年。年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在国资背景的海金科集团托管之下,仁东控股的股价,从起初16元/股左右一路上涨,最高价摸高至64.72元/股,涨幅超过4倍。而在今年11月18日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后不久,“踩踏”的惨剧随即上演。

  “从后续所发生的事情来看,仁东集团(霍东持股99%)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

  2020年1月,*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12月10日,*ST华讯收到华讯科技的通知,目前,因双方就协议中合作事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的合作协商已终止。

  “前些年P2P行业盛行时,很多P2P平台为了给自己添金,纷纷拉拢国企、上市公司来背书。”上述业内人士称,虽然海科金集团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业务合作或资金资源,但有了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的托管,在一定程度上为仁东控股股价“炒作”提供了契机。

  从纾困者到掮客

  官网显示,海科金集团是北京市首家面向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平台。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人员规模小于50人,参保人数为29人。

  为了一睹海科金集团真容,证券时报特派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四环的新奥特科技大厦——海科金集团办公所在地。

  不同于其他写字楼聚集地区的繁华与热闹,新奥特科技大厦略显孤单,周边看不到其他写字楼,正门对着一条不宽的小路,让人感觉周围非常安静。这种安静感一直延续到记者进入新奥特科技大厦的大厅,除了偶尔有装修师傅路过,只有大厅里喜庆的标语及相关人员的照片显示着写字楼的人气。

  没有过多停留,记者乘电梯来到海科金集团所在的五楼。电梯门一打开,仅几米远的海科金前台映入眼帘。还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敏锐的前台工作人员就开始询问记者来意,并告知只有提前预约才能帮忙联系,否则不能进去。记者想再了解其他信息,均以“不知道”回应。

  与前台工作人员交涉无果后,记者在大厦一楼遇到了一位下楼的中年男子。记者试着询问对方是否在这里工作,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向记者简单介绍了海科金的情况,并指了指大楼另一侧说:“那边那家典当行也是海科金的。”

  当记者询问近期是否有投资者到海科金闹事的情况时?上述中年男子想了想说道,“哪家公司没点问题呀,不影响你上班不就行了么!”

  实际上,海科金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次亮相,是以纾困者姿态入主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

官方微信公众号